首页 > 时装潮流 > 穿搭法则 > 如何进入时尚圈,先去圣马丁疯两年吧!

如何进入时尚圈,先去圣马丁疯两年吧!

时间:2018-06-19 14:50 来源:时尚芭莎

我们经常被人问及如何进入时尚圈?时尚圈中很多优秀的人才皆出自圣马丁。这里疯子多所以有才的人也多,如果你想进时尚圈,可以先了解一下圣马丁的疯狂生活。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这很圣马丁

那么究竟这些灵感迸发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疯”起来的呢?芭莎最近发现了一个Instagram账号——@thats_so_CSM (CSM即圣马丁,全称是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Central Saint Martins),这里会不定时的po一些圣马丁在读生的日常,尽管里面有一些和我们预想的高冷时装天才的生活有些不同,但是我们的疑问或许都可以被其有趣的“坏学生”来一一解答。


@thats_so_CSM

穿着洛可可式的戏服手里拿着咖啡行走在校园里面色如常

把后脑勺刻上fabulous的男生


面部涂满红色的怪异个性的Lolita女孩

穿着粗糙的豹纹礼服和旁边西装笔挺的工作人员并列

宛如磅礴生长的菌体一样的发色和卫衣


用番茄酱包当做耳环的橘色头发女孩

背着自改的宜家购物袋出街

各色头发的尖耳朵精灵族少年少女


这些风格迥异的学生奇妙和谐的存在在这个账号里,或许正是这样每天都充满着奇特有趣的行径的环境,才会培养出时装业界赫赫有名的中流砥柱吧:撇开几乎是赋予了普罗大众对时装设计师最直观印象的John Galliano和Alexander McQueen不说,还有几乎凭借了一己之力在新千禧年引领了当代女装向简洁高雅的新风貌转变的Phoebe Philo(前Céline设计总监)、被誉为中生代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奢饰品牌的Christopher Kane以及去年刚刚获封英国最佳男装设计师的Craig Green等等, 身上都牢牢的打上了圣马丁的烙印符号。


Phoebe Philo


Christopher Kane


Craig Green

那么大概具备什么样的特质才能被称之为“So CSM”呢?我们分别访问了一些已经在时尚行业名声鹊起的圣马丁毕业的设计师们和一些正在圣马丁就读的时尚新鲜人们,听听他们的一些“So CSM‘的经历。

他们来自圣马丁

《时尚芭莎》副总监Yoanna

 

“学校厕所里的‘豪言壮语’让我印象挺深刻的。那时候的学生都可叛逆了,除了在厕所墙壁上涂鸦、还骂老师,还写满了‘I’ll be the next Karl Lagerfeld’什么的,后来搬到Kings’s Cross新校区之后就再也不让乱涂乱写了。”

Percy Lau 设计师 Percy

“我们班的人不是穿的奇怪,是内里开出不一样的花……我们班有个女生很美,还当过模特,但她有个特殊的爱好,就是收集昆虫和小动物的尸体。其实她心地善良,觉得生命即使逝去,身体也值得被延续。反正我们班的人都很支持她。”

有次她不小心打翻了一缸死掉的虫子尸体,结果同学们自发都去帮她捡虫子,画面非常壮观。还有次我骑自行车遇到一只死去的松鼠,我打电话给她让她过来取,然后我就蹲在松鼠旁边直到她过来拿。”

XuZhi 设计师 陈序之


“应该好多人都和我一样,在圣马丁期间学会了给自己染头发,然后抓紧时间在学校期间把所有能染的颜色都染了个遍。”

Angel Chen 设计师 陈安琪


“我上学的时候正赶上CSM搬家,我在老校区呆了一年,之后就搬去新校区了。老校区是很多伟大设计师的诞生之地,很小很挤像个迷宫一样,很多设施很不方便。但我觉得那里是我成长和启蒙的地方。搬家之前学校让我们做最后一个project缅怀老校区,我把很多不方便、不合理的地方拍照片拼贴在一起,就这样一边抱怨一边哭着做完最后一个project,然后搬到新校区了。”

Chictopia 设计师 刘清扬

“我那时候经常被学校的一些事情shock到,比如大一的时候,我看过我们班一个同学作业,他的作业是一个自导自演的情色录像,最后又在自己身上泼了好多颜料,当时把我震惊了。”

“我时常觉得自己像劳苦的纺织厂女工,其实每天都在不停的努力做自己想做的东西。虽然学校里的奇葩很多,但也许不是最有idea的人。那些真正creative的人反而都极其低调。不管作不作吧,绝大部分学生还是非常努力的。”

 

独立时尚媒体人lingylingwu

 

“我和Zac Posen是一届的,他只读了一年就退学了,因为他觉得他已经可以独立完成collection了。我们上学第一个作业就是white project——用白色的布匹做一切。他做了很多唯美的斜裁礼服裙。大一那年他经常把自己做衣服送给朋友们,现在想想那时候大家都很单纯。”

 

“大三的时候我被学校推荐到John Galliano的studio实习,那段时间studio正在做John 的2002年秋冬系列,是爱斯基摩主题的。系列中有很多雪花和麂皮的肌理。我在秀的前一天凌晨接到一个临时任务,让我把十几米的牛仔布漂染出雪花肌理。我自己一个人在工作室里漂了一个晚上,感觉几近中毒……”

 

朱禹婷:BA刚毕业学生

 

“记忆最深刻的可能要数给Grayson Perry(Grayson Perry,2015年就职的伦敦艺术大学校长,夸张活泼的打扮是其艺术生涯的标志性符号)   定制衣服的课题了吧。他是我人生中第一位买走我衣服的“客人”。我觉得和他的交流本身就是一个很有趣的过程,他时而是严格幽默,是个有着独特思考和审美的艺术家。

 

伦敦艺术大学校长Grayson Perry


bysanz BA就读(跨界艺术家)

“大家公认的最恐怖的可能是大一的White Show 吧,这绝对不算一个最难的项目,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是大家觉得实施最困难的一个项目,因为要用制定的非常劣质的白色棉布去做一整个showpiece的look,包括配饰,从材料上受到极大的限制且必须在两周的时间完成。我们几乎是在每天睡2小时的情况下度过的。”


White Show

如何去CSM上学,这里有一些tips

@thats_so_CSM


看了这么多关于在圣马丁“疯”的事情,是否对这所时装业界的第一院校更加憧憬了呢,既然圣马丁享有如此的盛誉,相应的申请难度也会更大,不过芭莎探听到了几个小tips:        

                  

1.英语的听说读写很重要,这里的学生学习的是艺术是设计。但如果要和老师、学生有更深入的交流,获取更多的信息,英语能力一定是要非常强。

2.至关重要的当然是作品集,既要全面(包含思路创意、参考的资料、你的作品),同时也要有一个很好的呈现的效果。作品集的排版和故事呈现会第一时间抓住老师的眼球,视觉上的效果也要深思熟虑。甚至是封面的颜色和质地,这些细节都会成为老师筛选的一部分。

编辑 梁紫煜

采访 梁紫煜 Dopamine

撰文 Dopamine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