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装潮流 > 穿搭法则 > 知道么,个人特色鲜明的你也许是下一个名模!

知道么,个人特色鲜明的你也许是下一个名模!

时间:2018-12-14 16:24 来源:时尚芭莎

社交网络日益渗透深入至生活的方方面面,时装民主文化正在盛行。人们对流水线上定型出产的“标准美”越来越兴味寡淡了,连同对模特的选择和偏爱也告别可以一言以概的观赏水平。越来越多的素人模特(real people)闯入视野,也为时装的表达方式带来更多的可能。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从近几季之前的“即刻购买”,再到如今由Instagram点赞数量来甄选模特上台,时装界的话语权逐渐以消费者的喜好为先,对美的评判转移至每个普通人的审度标准之中。越来越多的人渴望从他们眼中最喜欢、最能得到自我投射的模特或榜样身上找到美之共鸣。于是,在将过去窠臼的审美标杆一步步拉下神坛的同时,我们正在走向一个前所未有的素人模特民主时代。

J.Crew 2017年春夏系列静态展邀请员工和他们的亲朋好友担任模特


今年5月,Loewe创意总监Jonathan Anderson从艺术家David Wojnarowicz的作品中挑选素材,并制作了一系列限量T恤。Wojnarowicz的作品慷慨激进,创作对象多为籍籍无名的普通人。而后,Jonathan Anderson又邀请了巴黎模特Paul Hameline来拍摄该系列的广告。

Paul Hameline拍摄的Loewe David Wojnarowicz限量T恤系列广告

Hameline的经历如同Wojnarowicz镜头中那些普通人一样——他在去学校参加考试的路上,被德国知名的素人模特公司Tomorrow is Another Day的创始人Eva Gödel相中,并连续尝试说服他五次去参加一次时装秀的选角。最后,走上秀场的他于2016与2017年被Models.com评为年度男模特。

从Y/Project开始,Hameline如今已是Balenciaga和Prada秀场上的常客。Eva Gödel在之后的采访中,用到了“不舒适感”(Nonconformit)一词来形容令她印象深刻的Hameline。的确,他略微病态的苍白色脸孔让海蓝色的瞳孔异常分明,并不高挑的身材和微微驼背,反而默契迎合了当下性别模糊的中性穿衣风潮。

Prada 2019年春夏男装系列


这样的故事在模特界不在少数。我们称素人模特为“real people”。他们的脸和身体,以及一切可被人选择评判的部分,都并不符合“主流大众”对美的认知,但个性和不可复制的独特气质,才是令这个群体异军突起的敲门砖。时装人对个性的纵容程度,是与其天分的多少有直接关联的。凭借“个性”独当一面的素人模特群体异军突起,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们对现实主义的需要——比起从流水线上复制出的整齐划一的“批量美”,这些看上去就存在于你我生活圈之内的素人,都是来自真实生活中的个体——某种代表着社会中真实存在的个性。

Antonio Berardi 2019年春夏系列邀请时装评论人Lisa Armstrong等时尚行业内的真实女性担任模特


摄影师Rachel Hahn曾在2017年的纽约时装周上开启一项特别的拍摄企划。Hahn拿着相机来到纽约街头巷尾,想找到一些看起来并不新的模特面孔,并请他们讲述自己的故事。在这些女孩的眼中,青涩的果敢取代了过往时装大片或秀场中标准化的、带有刻度的精致完美,反而更加引人入胜。

23岁的Lili Sumner来自新西兰。她对艺术的追求和喜好显然高于时装秀场——她和朋友一起组了乐队,还即将出版一本自己手绘的写作书,正在开始自己的第一本剧本创作;Myrthe Bolt刚过了18岁生日,这个荷兰女孩误打误撞进入高级时装世界,刚刚完成一场考试便来到纽约时装周,而对接下来的时装月她似乎没什么准备,因为她已经对纽约有家的感觉了;24岁的Karly Loyce皮肤黝黑,来自加勒比海的马提尼克岛,2013年在巴黎街头被选角导演相中,继而走上Céline秀场,但心里依然有着回到实验室当个生物工程师的梦想……

Lili Sumner

Myrthe Bolt

Karly Loyce


如果要准确总结Rache Hahn镜头下的女孩们有什么共性,那就是她们都不那么漂亮,也不必太瞩目:“太过好看的脸对于模特来说有时是个负担,因为会让品牌的受众感到距离,现在人们不需要这样的距离了,” Hahn说道。身处时尚但不执念于其中——这对于当下时代的年轻人来说,还有比这更酷的态度吗?

素人模特的历史早已有之,素人模特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早在20年前,Maison Margiela已经将素人送上了自家品牌和Hermès的秀场之上。只是现如今人们对这一群体的关注程度越来越高。这其中一大重要原因,便是社交网络在其中的推波助澜。这张巨大的无形之网将原本只是在圈内人口中传颂的成名佳话彻底并完全地送上台前。于是,越来越多的人通过一方屏幕来表达个性,也欣赏着别人的表达。虚拟网络不再以“虚拟”之姿存在,反而成了最好的自我代言。

设计师Martin Margiela可谓时装界启用素人模特的鼻祖,即便在Hermès担任创意总监期间也不例外

Hermès1999年春夏系列)


与此同时,品牌也都在寻找一种独特方式来推广自身,亲和力越高越好。这便意味着,模特需要将自身看做并塑造成一个属于自己的品牌。这个职业相比从前拥有了更多的主动性,而不是处于完全被操控的状态。

现如今,多维度的世界已然从街头延伸到无边际的网络世界。曾经Hedi Slimane或Raf Simons的街头挖掘方式已经不太奏效。来自选角经纪公司AM casting的面试导演Noah Shelley在面对《The Cut》的采访时说道:“想要在街上发掘一张新鲜又有潜力的面孔,已经是越来越难了。”Shelley如今已经把审度时髦路人的时间转移到了打开一张又一张Instagram主页上:“因为现在人们的风格都很相似,你很难再找到一个惹眼的路人,他们反而都更愿意在社交网络上表达自己。”

Raf Simons 1995年秋冬系列

同样为寻找新鲜脸孔而忙碌的还有来自伦敦的Troy Fearn。出于对造型及影像的热爱,Fearn开始由摄影改道为用镜头选用模特——夜店、超市、Instagram,事实上是每一处你能想到的日常场景里。他的眼光敏锐非常,既能为如KTZ、Y/Project这样的先锋独立设计师遴选素人模特,同时也充实着Burberry新一代的模特大军,在同一步调下保持先锋与主流。

Y/Project 也经常使用素人模特


模特,是时装产业里最能体现多样性,也最是必须敢于体现多样性的群体。体态、肤色、年龄、地域……这些旧日标签早已失去标签化的意义。人们呼吁个性,也愿意为个性买单。衣服总是穿在人身上,才能被焕活其应有的生命力,也令人更愿意探寻衣装所承载的意义。

Rihanna担任创意总监的内衣品牌Savage X Fenty主张以素人做模特,以彰显健康身材的美感

设计师Demna Gvasalia和造型师好友Lotta Volkova的个人喜好不无关系。他们与夜店DJ们相熟并从互相身上汲取灵感。为Gvasalia走过Vetements和Balenciaga时装秀的巴黎知名DJ Clara 3000就是其中之一。在柏林的夜店他们相识继而互相影响,将个人气质带入音乐或时装的创作当中。

DJ Clara 3000 @Vetments 2016年秋冬系列

而在2019年春夏刚刚落幕的Balenciaga秀场上,开场的Eliza Douglas在十多年前,被同样启用素人模特的先锋设计师Helmut Lang选为秀场模特,早就是素人模特风潮的见证者。

 Eliza Douglas @Balenciaga 2019年春夏系列

Gucci的选角更是自有一套。对中世纪文学与艺术有着天生迷恋的Alessandro Michele,将爱好移情到对模特的挑选之上。Hari Nef是他的偏爱,Nef本身文笔过人,变性模特的身份和非凡的才气,最能演绎出当下“Gucci 文艺复兴”的迷情魅态。

Hari Nef @Gucci 2016年秋冬男装系列


而到2019年春夏一季,Michele亦请来音乐家、珠宝设计师Zumi Rosow。一身黑色皮质套装印着蛛网似的暗纹,凌乱的首饰散落颈间,最大限度还原Rosow本身的萎靡文艺强调,似他本人,也更危险迷人。

Zumi Rosow @Gucci 2019年春夏系列

究其本因,我们似乎回到了是“衣穿人”,还是“人穿衣”的论题上来。但如果不是有了这些真实可触的“人”,衣服也失去生机,被扼住本应发声的咽喉。尽管在素人模特兴盛的今时今日,依旧不能避免被一些声音认为是表面的商业智慧。但不容置疑的是,个性当道的呼吁正盛,网络文化的力量助推,代表新阶层的审美偶像从方兴未艾到层出不穷,都为素人模特和真实表达的精神提供了沃土。但无论时装展示的方式如何发展变换,衣服的服务对象依旧是人本身。就像我们为平权与个性呼吁的那样,真实美永远拥有话语权。




策划/芭莎时装组

编辑/Yoanna 刘婉瑶

文字/Chuyu

微信执行/Micah IU

部分图片提供/东方IC、视觉中国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