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装潮流 > 风格榜样 > 那些被留在2019的他们,值得被纪念...

那些被留在2019的他们,值得被纪念...

时间:2020-01-07 15:27 来源:时尚芭莎

2019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时尚界很多殿堂级人物的陨落无疑是我们莫大的遗憾,斯人已逝,虽然他们的离开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但那些留下的经典却永远烙印在我们心中...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我们失去了一位创造性天才

时尚界的凯撒大帝 Karl Lagerfeld

2019年2月19日,Karl Lagerfeld在巴黎因病离世,纵使我们已经习惯了时尚圈的周折动荡,但还是没有准备好这场突如其来的别离。

这一天一如往常的平静,甚至再过几天就是他执掌的Fendi 2019秋冬大秀,但我们再也无法看到,他穿着一身帅气西装站在T台上神采奕奕的样子。

据说,他在去世之前就已经入院了,Karl作为CHANEL 品牌的灵魂舵手 ,每年为CHANEL 制作8个系列的服装,并且在任职过程中从未缺席过一场时装秀,除了这无法赴约的最后一场。

很多人认为,Karl是因为工作太过操劳才离开我们的,Karl生前一直保持着高强度的工作,据说每天都要工作16个小时。回顾他的一生,有太多的光环数不尽...

在意大利时装品牌Fendi工作了54年,兼顾着同名品牌Karl Lagerfeld,半个多世纪以来,他和CHANEL 的命运紧紧相连,几近失去活力的CHANEL 由他接手后,重新成为了女孩们心目中的梦想。

每年他要执掌CHANEL 8个系列的服装,还要为Fendi 制作5个系列,但他并不感到疲惫,而是乐在其中。

就连摄影师的工作他也不放过,CHANEL、Fendi和同名品牌广告多数都由他亲自掌镜,和时尚杂志也有多次的摄影合作。

从入行到现在,工作了64年。设计师、艺术家、摄影师、服装设计师、时尚先驱者,这些都是Karl Lagerfeld身上的标签。


有人说Karl Lagerfeld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其实不然,他一切的努力与痴迷都源自对时装的热忱,本能的追求与喜欢,让他能够沉浸其中,Karl曾说过,“我像呼吸一样去做我的工作"。

也正是因为他将美奉为一生的追求,让我们再次回忆起起KarlLagerfeld留下的经典之作时,内心依旧十分感动...

他曾经为CHANEL打造了无数令人至今难忘的震撼秀场...一边看秀一边买买买,大皇宫被Lagerfeld变成了“CHANEL购物中心”,模特走进了陈列有CHANEL品牌商品的过道。

CHANEL 2014秋冬高级成衣系列

来把刺激的,他直接把赌场也“开”进来了。

CHANEL 2015秋冬高定系列


继把巴黎大皇宫改造成超市、赌场之后,Karl有了更远大计划——飞出大气层,飞向外太空,大皇宫变身CHANEL五号火箭发射地空中心,还相当豪气地搬来了一架“火箭”!

CHANEL 2017秋冬高级成衣系列


也曾设计出无数爆款,如今备受热捧的Le Boy、Gabrielle、Classic Flap,都是由他亲自操刀设计。

Lagerfeld是奢侈世界伟大的代表人物,在时尚界活跃的60年里随时都保持最佳的状态,以展现自己不断进取的哲学。他要比所有人都努力,遵循传统时却不断注入着新鲜又不至于颠覆的力量,将美奉为一生追求的目标。

Karl Lagerfeld的离世,可是说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但是我们仍然记得Karl Lagerfeld为我们留下的永恒之美。



我们失去了一位CHANEL灵魂鞋匠

法国高定制鞋大师 Raymond Massaro


没想到的是,CHANEL刚刚痛失Karl lagerfeld,不到两个月为“老佛爷”做鞋的那个人也走了!他就是法国最著名的制鞋商之一Raymond Massaro,于2019年4月8日去世,享年90岁。

早在1957年,Coco Chanel就找过Raymond设计凉鞋,这双经典的米色拼黑色的露跟凉鞋,就是在那个时候横空出世的, 如今成为了CHANEL品牌史上最经典鞋款之一。

Karl Lagerfeld 也是他家的忠实顾客,据说,Karl 绝大部分的谢幕致敬环节穿的都是 Raymond Massaro 制作的带跟古巴靴。

其实Raymond因此可以这么厉害,和早年的学习经历也分不开。23岁时,Raymond在法国制鞋职业学校获得了制鞋专业证书,主要学习的就是如何制作路易十五时期的女鞋,并从此进入自家鞋履工坊成为学徒。

十多年后,Raymond接管了家族企业,他的粉丝级别是像摩洛哥国王哈桑二世等王室成员及名人,还有全世界追求时髦的女孩


Raymond 59岁时,Karl刚接手CHANEL就对他极其信任,每一季的鞋履都由Raymond设计,从木底拖鞋到PVC透明高跟鞋,再到最近几季的网球鞋, Karl和Raymond总是一拍即合。

凭借个人热忱、精准的眼光和勤奋成为制鞋行业的传奇。Raymond Massaro除了将自己的工匠团队打造成制鞋行业的榜样,更在时装史上写下了难忘的一页。







我们失去了一位具有前卫现代精神的传承人

LV家族第五代传人Patrick-Louis Vuitton

2019年奢侈品巨头连受重创,同年11月6日,Louis Vuitton也传来悲号,法国奢侈品牌Louis Vuitton通过官方Instagram宣布其创始家族第五代传人Patrick-Louis Vuitton逝世,享年68岁。

说起Patrick-Louis Vuitton的早年经历,真可以用“叛逆”来形容,1973 年,刚满21岁的Patrick遵循祖父母的意愿进入阿尼耶工场实习。和许多心怀梦想的年轻人一样,子承父业并非他的本意。

在他心中,兽医才是他最想做的事,祖父Gaston-Louis Vuitton和他讲过很多次,希望他能够回来继承家族事业,都被他一口回绝,直到他的祖父于1970年去世,祖母的一则电话让他突然明白了肩上担负起的的重任,最终决定回到家族企业帮忙。

回来后的Patrick可谓是成功继承了他家族的“优质基因”,他先是在企业中的细木工部门担任学徒,凭借杰出的技术,没过多久后便负责监督品牌每年收到的约300份特殊订单。

在生产线的经验让他练就了一双可以辨别真假的“火眼金睛”,用他的话来说,只要是仿冒Louis Vuitton的赝品,都会被他一眼识出。


Patrick一生都在追求优质与创意,展现了精妙绝伦的技艺,设计并制作了数百款传承品牌旅行艺术传统的珍贵硬箱。

作为世界奢侈品的巨头企业,有人曾问过Patrick奢侈品对他意味着什么,他说:“每当我乘着风帆出游,或是静心画画,当我观察那些慢慢变化对时刻,这对我来说都是非常重要且奢侈,奢侈并非只是购买贵重的东西。”

有的人能为热爱的事倾尽一生是幸运的,有的人因为责任抗起了家族的命运是值得人钦佩的。责任心是每一位成功者必备的素养,Patrick-Louis Vuitton 就是这样的人,他知道奢侈品的定义不是肤浅的满足人们追求欲望的心理,更是丰富人的精神内涵,如何丰化品牌传统,并为品牌描绘了未来远景,都是Patrick-Louis Vuitton 毕生追求的事情。

“传承才能令精湛工艺长存……”,这句话扎根于每个与Patrick-Louis Vuitton 一样具有匠心精神的人心中。

我们失去了一位成就女性魅力的设计师

法国时装设计大师 Emanuel Ungaro


2019年12月21日,法国时装设计大师 Emanuel Ungaro在巴黎去世,享年86岁。


提起Emanuel Ungaro的同名品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它,据说男人们都爱穿着Ungaro裙子的女人,因为这条裙子总能让男士联想到“女士们裙下所穿的衣服”。

他以极富女性魅力的时装设计闻名,紫红色、褶边和波点元素都是经常出现在服装中的标志性格元素。

Ungaro于1933年出生于意大利移民家庭,22岁时搬到巴黎在法国时装品牌Courreges下实习,之后任职于奢侈品牌Balenciaga。

1965年创立了自己的同名时装公司Ungaro后,凭借新式的剪裁和大胆的色彩师迅速赢得了业内赞誉。Ungaro的作品将作为诱惑和华丽的代名词保留在时装记忆中,用丰富多彩的悬垂设计和混合的版画色彩,激发女性的热情与情欲。

就连Olivier Saillard都评价Ungaro是Balenciaga最伟大的助手,在Ungaro的身上,不只是一昧的追求潮流,而是更愿意倾听每一个穿着他服装的顾客的看法,以谨慎和优雅的方式走上时尚之路。


Emanuel Ungaro一直坚信着时尚是他所能做的表达出口,他曾说,“如果我能重新开始,也许我会做些别的事情。我本想成为一名指挥家。时尚并不是生活中唯一的东西,这不是艺术,但生活就是艺术本身,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的生活变成一件艺术作品。”

虽然Emanuel Ungaro去世了,但是他留给那些女性自信、耀眼的瞬间,永远都会被铭记在岁月的长流中。



我们失去了一位具有“摇滚精神”的鞋履设计师

摇滚鞋匠 Terry de Havilland


11月27日,被誉为“摇滚鞋匠”的英国鞋履设计大师 Terry de Havilland去世,享年 77岁。


之所以称他为“摇滚鞋匠”,是因为他设计的高跟鞋总是带着一丝叛逆味道,极高的防水台、鲜艳闪耀的色彩、蟒纹元素,以及鞋履上出现的摇滚插画元素,都是他惯用的拿手好戏。

1942年,Terry de Havilland 出生于英国伦敦一个鞋匠家庭。5岁开始,他就正式进入了家庭工坊,成为Waverley Shoes鞋履公司的一名小学徒。

Waverley Shoes 公司生意很好,主要消费者是上流社会的富人与在剧院工作的舞女们,Terry de Havilland 后来极度奢华、高防水台、粗鞋跟的设计元素很大成分也是源自当时的影响。

1970年父亲逝世后,Terry de Havilland 正式接手了家族生意。因为独特的鞋履工艺,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设计的高跟鞋上,甚至一些时尚界、影视界、音乐界的大腕都邀请他为他们设计独一无二的款式。

像是Kate Moss、Sienna Miller、Amy Winehouse、 Annie Lennox、Kelly Osbourne等,都是光顾 Terry de Havillandc 的常客。

九十年代,Terry de Havilland 的高跟鞋由于稳定好穿的防水台、舞台效果极好的鲜艳色彩,获得了舞女们的强烈欢迎。Terry de Havilland也直接将它做成了招牌,展示并销售七十年代巅峰时期的复刻版鞋履,吸引了许多造型师、道具设计师和忠实消费者。

正是因为拥有这样一个“摇滚”的灵魂,才让他所有设计的鞋子都变得有趣有品更带感,结合着女性的性感,在时尚圈画出浓墨重彩的一笔。

传奇摄影师 Peter Lindbergh

我们失去了一位最会拍素颜女性的大师


2019年9月3日,传奇摄影师Peter Lindbergh因病去世,享年74岁。Peter Lindbergh的离开或许为时装摄影界以及时尚行业留下一片巨大的空白,


他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时装摄影师之一,他的作品风格被广泛效仿但无人能及,其中80%为黑白摄影,强烈的个人风格让他被誉为"最伟大的黑白照摄影师第一人"和"魔力诗人"。

从业40余年,Lindbergh几乎为各大时尚杂志、超模以及高端品牌掌镜过,1990年以一组“超模诞生的见证”作品在时装界名声大噪,不仅奠定了他的大师地位,还开启了九十年代属于超级名模的黄金时代。

在Lindbergh的镜头下,黑白以及女人是他最标志的镜头语言,热爱黑白拍摄的他,镜头下的女人形象百变,坚毅且不做作。

他的底片中总是保留着人像最纯粹的自然美感,不加任何的后期修图一直以来都是他的习惯。用他的话来说,无论是脸上的皱纹还是小瑕疵都是上帝的恩赐,这些未经修饰的脸蛋真实而又美好,他希望能通过这样的状态,挖掘被拍摄者灵魂深处的动人一面。

由于风格独特,Peter Lindbergh的作品总能被商业大牌所喜欢,他为CALVIN KLEIN, LOUIS VUITTON, DIOR, PRADA等超级大牌拍摄过广告大片,地位崇高,人人都尊敬他。

并且他时常拥有选择模特的权利,只要拍出好作品他可以选择任何能刺激他灵感的模特,Peter Lindbergh经常给不同肤色的模特机会,为时尚圈带来更多元化的美。

他颠覆了用技术手段美化女性的摄影方式,用艺术手法拍出最具震撼力的女性素颜,女性敢于在他面前毫无修饰,裸颜上阵,展现真实的自己,或许这才是大师更深沉,划时代的语言。


我们失去了一位所有女性的救星

当代女士内衣改革先驱 Andrés Sardá


西班牙时装设计大师 Andrés Sardá 于2019年9月15日巴塞罗那逝世,享年 90岁。

现在弹性内衣对于女生来说已经见惯不惯了,甚至觉得没有什么好新奇的,但是很久之前,女性的内衣有很多弊端,不仅不舒适,长时间的挤压还会让女性的器官都受到威胁。


直到Andrés Sardá 出现,他是第一位将弹性面料应用在女性内衣上的设计师,我们现在能用到的弹力内衣,都是托了他的福。


说起来Andrés Sardá 真的是上天派给所有女性的“救星”,他对女性内衣潮流深远的影响,让法国高定设计大师 Jean Paul Gaultier 将他称为“女性内衣之王”。

“女性内衣的作用是让她们更加自信,而不是用来约束她们的。”Andrés Sardá一直用行动来验证这句话,正是因为有着这样先锋且伟大的设计师,当代女性才能生活在这样一个开放自由的时代里。


我们失去了一位谱写女性传奇的企业家

哥伦比亚集团主席  Gert Boyle

美国户外运动服饰集团哥伦比亚集团主席、创始人侄女之女Gert Boyle于2019年11月3日去世,享年95岁。

曾经Gert Boyle也和所有家庭主妇一样,过着相夫教子的平静生活,丈夫Neal Boyle是家族企业的集团主席,一家其乐融融。

直到Gert Boyle47岁那年,丈夫因心脏病发作去世,对于当时的Gert Boyle来说,丈夫的去世可谓是致命的打击,因为他们刚刚签下了一笔融资贷款,并且以Gert Boyle母亲居住四十年的房子作为抵押。

为了不让母亲的房子抵押出去,为了让孩子能够没有压力的长大,Gert Boyle不得不站出来承担企业的重担, 接班成为哥伦比亚的掌舵者。

起初因为管理方向有误,公司亏损的销售额和巨大负贷压力让Gert Boyle产生过想将公司卖出的想法,但最后Gert Boyle还是顶着破产清算的压力坚持了下来。

经历了很多的磨难和考验后,她慢慢找到了技巧,学会了用更强硬的手段领导公司,并且在一些列的罢工风潮中证明了自己的魄力。

作为哥伦比亚集团主席,Boyle不止一次为家族品牌代言,早在上世纪80、90年代,她便两次以“Mother Boyle”形象亮相哥伦比亚早期“tough”宣传片中,传递该品牌结实耐穿的高品质。


除此之外,善良的Boyle还致力于慈善事业,2014年她曾为Oregon Health&Science University的癌症研究捐款1亿美元,最初Boyle是通过匿名捐赠的,直到媒体查到信息。

时至今日,哥伦比亚的产品系列已由最初的雨具、雨衣扩展到户外夹克、多功能裤、T恤、恤衫、背包及户外运动鞋等全天候户外服饰,深得户外活动发烧友拥戴之余,更受世界各地人士欢迎,成为全球顶级的户外服装品牌。

从一个完全没有商业经验的家庭主妇,到最终带领Columbia从破产边缘扭亏为盈,Gert Boyle 养育了一个家庭、拯救了一家企业,Gert Boyle 努力让自己被倾听、被尊重,并把女性的身份转变成自己的优势,承担起了先锋的角色。

璀璨的明星就此陨落,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时代的终结,2019年真的有太多“时尚界的改革者”离我们而去,但他们留给我们的精神和信仰,将永不明灭。谨以此篇文章,向一代时尚大师们致敬,献给那些在时尚一线奉献一生的他们,RIP。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